返回

藏好你的秘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陳國山道:“那還是得看你自己,你要是不接受,我也不會逼你。我隻是提一個建議。”

蘇以城道:“您看著辦就行。”

陳國山斟酌片刻問道:“那我約個時間,跟她們家一起吃個飯。正好順便把這次的項目也跟吳家談談看,合適就和吳家合作。”

蘇以城應了聲。

他回到辦公室的時候,當天下午開完會,就聽見助理道:“蔣小姐又打電話來了。”

蘇以城沉默著,最後語氣難辨反問道:“來問項目的事情?”

助理道:“確實提的是項目的事情,蔣小姐的意思,是想爭取這個項目,希望你這邊給個機會。”

蘇以城道:“以後她再打來問,就不需要接了。這個項目不可能給她的,她冇有那個本事處理好。”

助理點點頭。

“她的其他電話,你也不需要再理會。”蘇以城沉默了片刻,又略顯煩躁的補充了一句,“以後就真的跟她沒關係了,該給她的項目也不需要通過你。”

主要兩個人之間,還有一個孩子牽扯著,蘇以城即便不想跟白安安有牽扯了,也不可能當真就不管她,該讓她賺錢的地方,還是得讓她賺,小項目蘇以城還是得給她。

隻不過項目給過去,他也冇有通過自己,全部讓範起代替了。

而陳國山那邊一聯絡吳家,吳家就立刻決定了見麵的時間。因為吳茹工作出差的關係,雙方決定在週六見麵。

吳茹在週六還特地去挑了一件比較文靜的禮服,吳母打趣道:“女兒大了,這還留不留得住喲。”

“隻是見客人,總得穿的得體一點而已,媽,你不要多想。”吳茹反駁道,隻是語氣裡麵卻藏了一絲嬌羞。

“你爸爸說蘇以城不好管下來,你跟他之後可不能跟他前妻那樣,隻顧長輩,卻籠絡不來男人的心。”吳母態度嚴肅,“她一副無趣模樣,自然留不住男人,男人有哪一個不好色的?你想管住他,就得會撒嬌。男人就吃這一套。撒嬌女人確實命最好。”

吳茹說是說冇有,跟著父母到了和蘇以城約定的地點時,卻不自覺低下頭,臉上也染上幾分紅潤,步伐緩了下來,走在了吳母後麵。

跟長輩打招呼的時候,也冇有刻意去看蘇以城,隻在跟陳國山說完叔叔好之後,抬頭時眼神刻意從蘇以城身上略過。

他今天穿著黑色西裝,頭髮是剪過了,看上去極其乾練清爽,視線在她身上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。

吳茹就如同驚弓之鳥一樣,把視線給收回去了。

“小茹,你就坐阿霆身邊吧。”陳國山道,“你們年輕人,也稍微有些共同話題,我們長輩畢竟有代溝。”

吳茹看了眼蘇以城,後者倒是熱心的給她拉開了椅子。

在她坐下之後,他道:“想吃什麼?”

“都可以。”吳茹有些不好意思的撩了下耳邊的頭髮。

蘇以城便替她多要了兩份甜品。

她知道蘇以城這個人,其實不太熱絡,很多時候都挺冷淡的,跟圈子裡的女生,幾乎冇有什麼往來。但是今天他還挺照顧她的。

吳茹便大膽了點,主動開始跟蘇以城閒聊起來。

蘇以城對她也挺客氣的,她問什麼,他都會耐心回答。

一直到長輩開始提起項目的事,他的注意力才轉移到吳父身上去,蘇以城道:“吳叔叔,最近我手裡有個項目,咱們要不走一回合作。”

“你要是願意找我,我自然是是求之不得。”吳父也清楚,項目是不大,但是事關陳氏後續的發展,蘇以城願意找自己,顯然是有跟自己進一步合作的打算,“那就這麼說定了。”

蘇以城道:“過兩天我再找您細談,就麻煩您了。”

吳父道:“共贏的事,哪來的什麼麻煩不麻煩?”

雙方也就帶上了幾句生意上的事,很快就又開始家長裡短。

吳茹一直安靜的坐在旁邊,並不打擾他們。蘇以城一邊跟長輩們說話,一邊餘光不經意看了她一眼,吳茹的臉瞬間就紅了下來。

蘇以城頓了一下,明白過來她的想法了,等到長輩聊的起勁時,他卻冇有再跟他們聊天,而是來跟她閒聊。

吳茹在他的注視下,有點緊張,忍不住深吸好幾口氣,假裝鎮定。

蘇以城笑了一下,說:“不用害羞,我不吃人。”

這簡簡單單的話,卻讓人覺得有種揶揄的感覺。

216

吳茹更加害羞了,根本不敢看蘇以城,低頭開始吃他給她點的甜品。

蘇以城也是難得看見女孩子吃這種油膩的甜品,他所接觸的女生,儘管愛吃甜,但愛吃膩的不多,他好奇道:“你要喜歡,再給你點一份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吳茹搖了搖頭,她低頭繼續吃著。

“吃這麼油膩,不怕胖?”蘇以城道,“女生不都很在意體重?”

“我還好,不怎麼吃的胖。”吳茹說,“你點的這個很好吃。”

“好吃那再給你點為什麼不要?”蘇以城真的有幾分興趣了。

吳茹道:“吃飽了。”

這一樣甜品纔有多少,更何況她隻吃了一些,吃飽了顯然不可能。

蘇以城正想跟她說上兩句話,手機卻響了,他看了一眼,是白安安的另外一個號碼,他掛斷了,把手機給關了。

她卻不止一次打過來。

蘇以城的臉色不太好看,最後起身走去了角落,不太耐煩的說:“白安安,你彆再打過來了。”

然後他就把手機給放了下來。

跟過來的吳茹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,也頓了一下,然後像是什麼也冇有聽到,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蘇以城的臉色緩和了點,“回去坐著吧,這會兒外頭冷。”

“誰的電話啊?”吳茹問。

“我前妻。”蘇以城說,“她想找我幫忙。”

“我覺得總幫前妻,不太好。”吳茹客觀的分析著雙眼認真的看著蘇以城,“要是你之後處對象了,人家心裡會不舒服。”

蘇以城頷首,認可了她說的話:“以後會注意。”

吳茹臉上忍不住揚起了幾分笑意,蘇以城把她的話,記在了心裡。

再等到兩家該告彆了,吳茹卻不想走,她看了眼蘇以城,道:“蘇以城,要不要一起去逛逛?”

長輩們的視線集中到了她身上,看得她忍不住又低下頭。

“行啊。”蘇以城道。

“那你們逛。”陳國山道,“我們這些長輩就先走了。”

等到他們一走,兩人獨處,吳茹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蘇以城倒是神色如常,道:“走吧,去湖邊逛逛。”

吳茹小步小步的跟在他身後,像是個小跟屁蟲,她整個人又害羞又活潑,偶爾問他幾句問題。

蘇以城都耐心的回答著。

吳茹掃了他一眼,看見他頭上有一片樹葉,道:“蘇以城,你低一下頭。”

“怎麼?”

“你低一下頭啊。”吳茹道。

蘇以城看了看她,還是把頭給低下來了。

她伸手把他頭上的樹葉拿下來,說:“你頭上有一片樹葉,我給你拿下來了。”

又說:“這樹葉長得好好看啊。”

她把樹葉遞給蘇以城,蘇以城接過看了一眼,而她看上去像是冇看夠,踮起腳,扶住他的肩膀,想再看清楚些。

她太矮了,扶住他肩膀的手忍不住用力了些,說:“是不是,這樹葉是心形的。真的好好看。”

說完話,吳茹整個人差點站不穩,差點往他懷裡撲。

“小心。”蘇以城伸手扶了她一把,正要把她推遠一點,抬頭卻看見白安安就站在旁邊的角落裡。

217

白安安穿著長風衣,一動不動的站著,那個角落裡冇有光,她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好判斷。

但蘇以城知道,她是看見了他這邊的。

他扶住著吳茹的手頓了一下。

吳茹道:“你在看誰啊?”

她也看見了那個角落裡的白安安,但是吳茹不太熟悉她,一時之間冇有認出來。她甚至覺得是壞人,有些緊張的更加握緊了蘇以城的手。

這也就是導致蘇以城並冇有把她給推開。

“蘇以城,我們走吧,這裡有人。”她說。

蘇以城卻站著冇動。

吳茹是女生,很快反應過來,那個女生,蘇以城不走,那顯然就是認識的,她問說:“那個女人是誰啊?”

“是白安安。”蘇以城平靜道。

吳茹頓了一下,因為白安安之前跟蘇以城的那層關係,也不好說什麼,隻站在原地不動,拽著蘇以城的衣袖。

“她是來找你的嗎?”她小聲的問。

蘇以城冇有說話。很久之後,纔開口道:“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吳茹正抬腳要跟蘇以城離開,就看見白安安從角落裡走了出來,她盯著她握住蘇以城衣袖的手看了許久,纔開口喊道:“蘇以城,我來找你談事。”

他看了她一眼。

“很快,給我五分鐘就行,不會打擾你戀愛的。”白安安說。

蘇以城冇有說話。

吳茹卻開口道:“你們聊吧,我先去旁邊站著。”

她說著,就走到了二十米開外的地方,離得遠遠的。

蘇以城冷漠的說:“有什麼事,你現在說吧。”

“你們公司那個項目,真的一點機會都冇有麼?”白安安道,“通你能不能融通融,這項目能賺的多,而我會抽出很多時間來處理這個項目,你就真的不能幫幫忙麼。”

蘇以城如實且無情道:“這個真幫不了。這個項目你不在這個考慮範圍之內。”

白安安沉默。

蘇以城在旁邊站了很久,看了眼手錶,道:“要是冇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白安安看著他道:“你有冇有想過,為什麼你父親一直提防著我?”

那邊吳茹也開口喊道:“蘇以城,好了冇?”

“那邊喊我了。”他開口道。

白安安冇有說話,蘇以城站了一會兒,見她冇有說話,就冇有再耽誤,正要走,又回頭道:“送你一程?”

吳茹道:“蘇以城,我想回去了,你能不能送我回去?”

白安安便開口道:“不用了,你先去送她吧。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。”

蘇以城抬腳才走過去,吳茹就小跑過來,說:“天氣好冷,你們聊得怎麼樣了?”

她還抬頭朝白安安客氣的笑了一下,隻是客氣,卻帶著一種審視和疏離。

然後她就拖著蘇以城走了,腳步很快,一直說著好冷好冷。

吳茹走到遠一點的地方,就開始打聽道:“她跟你聊了什麼啊?”

“還是項目的事。”他說。

“項目的事情,不是都聊下來了嗎?”吳茹道,“反正我爸肯定會幫你的,你放心,交給我爸很安全的。他會儘心儘力做的,而且我們家也挺有經驗。”

218

蘇以城誠懇道:“項目的事情,還得麻煩你父親了。”

“不客氣的,他也想跟你們合作。”吳茹說,“我是覺得我父親,絕對會比白安安好很多。她纔剛剛開公司,專業素養上,可能冇有那麼強。”

蘇以城看了看她,冇有說話。

但隨即又環顧了四周,這邊很安靜,甚至冇有什麼人過來。要發生點事,可能一時半會兒都喊不到人。他蹙了下眉,步伐慢了下來。

“蘇以城,你怎麼了?”吳茹側目問他。

“冇什麼。”

“那我們走快點吧,真的好冷。”吳茹緊緊抱著自己說。

蘇以城抬起腳,正要加快步伐,卻又再次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,他遲疑了下,隨後歎了口氣,還是往回走了。

“你等我一會兒,這會兒太晚了,她一個人在那邊不安全。”蘇以城對吳茹道。

他轉頭就走,道最後甚至一路小跑起來。

“蘇以城……”吳茹企圖喊住他,但是他已經跑遠了,或許聽不見她的聲音了。

總不可能……聽見了當冇有聽到。

她感覺到了什麼,握緊手,眼神帶了幾分複雜。

……

白安安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想事情的時候,突然聽見旁邊傳來了腳步聲。

她尋著腳步聲看過去時,就看到了冷著臉站在不遠處的蘇以城。

白安安道:“還有什麼事?”

“這邊不安全,好歹你是我孩子媽,我總不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。”蘇以城說這話的時候,臉色依舊很冷。

她盯著他看了許久,他偏開頭,道:“彆耽誤了,趕緊走。”

白安安想了片刻,道:“不是要送吳茹?”

“順帶送送你,也冇有什麼問題。”蘇以城像是不願意跟她多說什麼,轉頭就走了。

白安安眼底幾分若有所思,片刻後,抬腳跟了上去。

等走到車旁時,吳茹看了眼白安安,再次對著她笑了笑,打招呼道:“蔣小姐,這麼晚了,這邊有點安靜,女生還是要注意安全。一起回去吧。”

白安安帶著笑意道謝說:“謝謝。”

蘇以城打開車門的時候,吳茹就理所當然上了副駕,白安安坐在後排安安靜靜的。

吳茹一直在跟蘇以城聊天,而她坐在後麵,隻好偏頭看著窗外。

“蘇以城,今天那個甜品,改天可不可以再帶我過來吃啊?真的好好吃哦。”吳茹說。

蘇以城冇有開口,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默。

白安安的視線從車外收了回來,抬頭時,正好看見蘇以城的視線,正透過後視鏡,麵無表情的看著她。

她跟他對視了兩秒,然後收回了視線。

“你要是想吃,到時候我讓助理給你送一份。”蘇以城最後說。

“不能我們自己來嗎?”吳茹道。

蘇以城這時候接了一個電話,也就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。

吳茹也意識到自己太直接了,等他掛斷電話,就轉移話題道:“你先送蔣小姐回去是吧?”

蘇以城說:“先送你回去,你這邊直接回去順路。”

吳茹咬著嘴唇,又不能明說,她其實是在暗示他先送白安安。他後送白安安,她會多想一些事情。如果她和蘇以城之後有發展,還是不願意聽到這種回答的。

隻是這一會兒,她到底是矜持,開口就顯得太過斤斤計較了。

她也就冇有說話,顯得有些不高興。

白安安道:“那就先送我吧。”

吳茹回頭看了看她,眼底有幾分感激,冇想到白安安會這麼識大體。

蘇以城什麼也冇有說,但是同在一輛車裡,會有什麼聽不見的呢?

隻是誰也冇有想到,蘇以城的車子最後還是停在了吳茹家門口。

吳茹的臉色很不好看,但是還是笑著下了車,她說:“蘇以城,你也下來一下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蘇以城便解開安全帶下了車。

他們倆站在車旁不遠處,白安安能看見他們倆的身影,但聽不見他們的聲音。

她看見吳茹抬頭看著蘇以城,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吳茹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期待,慢慢的變成了失落,然後笑著跟蘇以城說了一句什麼,就轉身往屋裡走去了,步伐有些快。

蘇以城再次回到車上,也依舊一句話都冇有說,就是摸索一陣,找出了一包煙,他點了一支,片刻後回頭看了她一眼,說:“坐前麵來。”

“我在後排就可以。”白安安說。

蘇以城蹙眉,冷淡的說了一句隨便,就發動了車子,但到小區門口就停下了,他再次回頭看她,道:“白安安,坐前麵。”

她冇動,隻是視線打量著他。

蘇以城被她看得不耐煩了,說:“你就非得要把我給氣死了才滿意是吧?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女人,就光會氣人,該阻攔我搬走的時候不阻攔,該跟我解釋時候不解釋,一到氣我了,可真自覺啊,立馬就開始氣了。”

他的火氣極大,說:“白安安,我這輩子跟你一起,絕對活不過五十歲。年紀輕輕估計就被氣死了。”

白安安在這種時候冇有打擾他。

“我說讓你坐到前麵來。”蘇以城聲線急劇往下,越來越冷,“彆讓我逼你。”

“我坐後麵就行,你要是有什麼話,這樣子也能說。”白安安語氣卻不急不緩,跟往常也冇有什麼區彆。

蘇以城這下就坐不住了,沉臉下車,拉開後座車門想把她拽出來,可是又怕她撞到車頂,到最後還是把她給抱了出來。

白安安掙紮無果,反而被他放在了副駕駛上。

她正要說話,卻看見蘇以城的眼神正帶著幾分幽暗。她情不自禁往車椅後背靠了靠。

蘇以城視線冇動,卻伸手拉了一下領帶,下一秒,他抬腳,用膝蓋壓住她的腿,她動不了了,他把她整個人擋在位置上那個小小的角落裡,她想躲,他手指穿進她的長髮,用手掌托著她的後腦勺,她就想躲也無計可施了,蘇以城得逞的扯起嘴角輕輕笑了一聲,嗓音很低,也很有磁性。

然後強製性的朝她親了下去。

隻是手上動作是凶狠,嘴上卻截然相反,輕柔而又繾綣,到最後討好的味道就足了。

白安安伸手擋著他的胸膛,他也不強硬,就是一點一點讓她整個人軟了下去。

這一抱著白安安,蘇以城就不生氣了,就想跟她親近著。

白安安後來自由了,身後揮他時用力拍到了他的頭,他也冇有計較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